主页 > 新闻插播 >

大佬把脉中国喜剧 :段子先行 讽刺不再:腾讯分分彩

编辑:凯恩/2018-12-31 22:07

  去年上半年一度集中爆发“综艺喜剧热”,结局却令人唏嘘,没有一档喜剧类节目构成“现象级”水准,大多数节目收视一般。在喜剧节目反响不温不火的今天,这档由郭德纲、宋丹丹、冯小刚等一线喜剧大咖坐镇的节目究竟前景如何,依旧是一大悬念。

  与此同时,随着网络段子的密集扎堆,喜剧艺术已步入新时代,针砭时事不再是主旋律,段子反而成了重头戏,这又是喜剧界面临的又一大挑战。

  针对喜剧及喜剧节目的现状,我们向冯小刚、郭德纲、宋丹丹等喜剧大师发出拷问,希望藉此解答我们关于喜剧的种种困惑。

  问题一:“新时代喜剧”缺失了喜剧原本定义的讽刺、批判,而更关注段子的呈现效果?

  所谓“新时代喜剧”意指喜剧摒弃了传统的“讽刺、批判”效果,更关注观众的只管感受,从段子、搞笑出发,肃然三位大佬处在不同的领域,但对于这个现状,他们不管怎么解答,都始终围绕着一个词,那就是“观众”。

  宋丹丹:我估计搞喜剧的人也没想过缺哪儿补哪儿。喜剧刚出现时,相声都很少,大家想弄点相声,好像你就只能是讽刺了,讽刺是和幽默在一起的,讽刺当时社会现象,嘲笑假冒伪劣,好像变成一个功能。现在年轻人不想这些,好玩就是了。现在的时弊也用不着通过相声来揭露,每天打开手机一看啥都有,网络上已经有太多人揭露了,谁都可以揭露。那会儿不敢,相声一截路,大家觉得相声真棒,觉得可笑,因为别的人不敢说。现在不一样了,时代不一样了,没有好或不好,时代在进步。

  郭德纲:没什么原因。你记住一点,有的人说相声,说了一辈子还糊涂,为什么有的人听了两年就敢对相声指手画脚,说他讲得不好听?他从十几岁干到七十多岁,可能都是个外行,凭什么你一个裁缝就能说出我们不对来?你从专业角度指责我们,我们不同意,你说我们不谦虚,那你一个外行你这样做谦虚吗?我在台上和观众说,“你们藏龙卧虎,每个单位的高手都有,贵单位的技术问题为什么没请教过德云社?”术业有专攻,不懂别搀和,相声有好听有不好听的,你要做的是听或者不听。

  哪里是喜剧的沃土?相声、小品、电影还是综艺节目?不同领域的大佬,当然有不同的偏好,为自己背书者有,说历史和现状者有,但只有一样不变:人才,不可或缺!

  宋丹丹:好的都有。相声原来不大行了似的,出一个郭德纲,出一个人才,它这个行当又多活了很多年。小品原来陈佩斯离开了,后来出来那么多东北演员,赵本山、黄宏。所以,没法说生命力,看出不出人才吧。

  冯小刚:我不喜欢的我倒很清楚,比如我不喜欢港式的闹剧式的,呲牙咧嘴靠夸张表情,强行对你生理进行一种所谓效果。我觉得那很没有技术含量,幽默应该有讽刺在里头,对人性的弱点的。我看有讽刺的东西特别过瘾。

  郭德纲:相声吧。它从清朝到现在150年了,虽然现在危一点,但好在还活着。

  问题三:去年上半年集中爆发了“喜剧综艺热”,可为什么没出现一档现象级节目?

  喜剧是无疑是综艺节目中“最难啃的一块骨头”,歌唱类有超女、快男(在线观看),户外类有跑男、极限,偏偏喜剧类节目为什么没有现象级?答案是难,真的难!

  宋丹丹:喜剧太难弄了。一个春晚,十几亿人的国家,腾讯分分彩,你想选几个好小品都那么难。你想想那些节目,经常我们看着觉得不逗,真不容易弄,他们还都是连年弄的、很有经验的喜剧演员。所以要搞这类大赛真的很难。专业的都演不好,我都不会演了,不敢演了。

  冯小刚:就是特别难。唱歌的话,找一个现成的好听的歌,耳熟能详的,他就能唱。好听的歌你再唱一遍大家也不反感,可这个必须自己编一个作品出来。这就很难了。就比如你唱原创歌曲,不能是别人唱过的,你马上就感觉他不行了,因为写好几百首歌,都不见得有一首好听的。

  真人秀火爆的当下,喜剧节目始终没法“走出去”,也就是说不能做真人秀。究其原因,本身丰富也好,虐心也罢,冯小刚有言:小鲜肉常有,而喜剧明星不常有。

  宋丹丹:因为没请像郭德纲那样的演员做吧,你请他做真人秀就肯定是喜剧类的了,因为他一定好玩。你请,她不可能是喜剧类节目吧?她是偶像类节目。

  郭德纲:让我上真人秀?不上!我太累。岳云鹏那会儿累得不行,一下飞机手机也交了,大家都挺辛苦的,这种节目就别去了。那你说喜剧怎么能做真人呢?你把我们扔到大街上,一分钱没有,单纯凭着把大伙逗乐要钱,买票下一站?这有点太虐心了。

  冯小刚:喜剧已经很丰富了,你看《笑傲江湖》有很多不同类型。最难的是喜剧,国家可以出现几十个颜值高的小鲜肉,不可能出现几十个很棒的喜剧明星。顶多那么两三个,很多年出一个葛优、周星驰、黄渤、徐峥,很多年才出一个。那么多相声演员,就郭德纲张嘴一个包袱,这是天才。喜剧是需要天分的。你说你必须往那么一站,观众看着你就想笑,这种人确实少。

  南北差异一直是喜剧界老生常谈的话题,对此,冯小刚和宋丹丹也承认,而一向别出心裁的郭德纲却给出不同答案:南北差异,不存在!

  冯小刚:我是北方人,对北方人的幽默更得心应手。南方的不大明白是怎么回事,很多时候别人在笑的,我也不觉得有意思。

  宋丹丹:没办法。你所生活的环境有差异,每个家庭都不一样,何况南北地处的位置那么远,肯定不一样。广东人讲的笑话、上海的滑稽戏,我根本不知道,跟听日语似得。北方的喜剧我比较容易接受。你想想东北为啥那么多人演喜剧小品,它和气候肯定挂钩。它很冷,冰天雪地出不去,在家里炕头一围就二人传,就讲笑话。南方天气那么好,广东人天一亮就出门干活,他们天气好就李嘉诚了,就出大的生意人,有钱人。东北很冷,所以它出艺术家。

  郭德纲:没有南北差异。拿相声来说,旧社会讲不能过黄河,过了黄河死一半,过了长江死光光。但实际上没差异,只要你听得懂普通话,接受得了《新闻联播》,你就能看我们的。每个地方肯定对喜剧包袱的理解有差异,那是演员自己在调整,和观众没关系。你不能要求人家必须接受你,你得迎合一下观众,这是必须的。这么多年来,由南到北,甚至走出国门,德云社做商演,我们把这点看明白非常重要。